老大爷全球后援会会长

楼诚&楼诚衍生【凌李最苏】

【双关】来时的路 一起走(全文链接)

🐎

小飞侠:

  大纲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周巡一    周巡二     周巡三      周巡


十二、终章一    终章二     终章三     终章四     
       
            终章


      
几乎只有数字不是敏感词,啊哈哈哈哈
 

二西西:

小小鹿第二集来啦~

 (ฅ´ω`ฅ)昆明机场的部分比较意识流_(:з」∠)_大家懂就好……

两人在上海重逢的场景美得无法用画面表达QAQ可惜小方没有军服装扮┬_┬ 只能拿警服伪了,意会意会!

第二集内容对应:第17~30章

宇宙惯例表白比心 @清和润夏 


BGM王菲《爱不可及》、袁莉媛《月圆花好》

月圆花好其实我特别喜欢袁莉媛的版本!就是红色里柳爷唱的~厚重略哑的嗓音特别有味道!


PS: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视频里的写字部分真不是我亲自上阵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发誓是凯凯的手!!!

12.03&12.04 repo

小y:

  这是一篇充满了花痴气息的后记。我已经完全克制不住自己东吹之力了。见到他真人,看到他工作的样子,才真的觉得,那些杂志和采访上小编给出的一个个赞美的词都是实打实的。这么好的一个人,让我觉得自己已经语词匮乏到不知道怎么形容他的好,连表情包都不行!


  这是一篇没有思路没有文笔的流水账,记一记我与东哥一起工作的一天QVQ


  


  能参加群演实属偶然,报名的时候,我也是本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东哥第一场戏就有参演。


  早上6点不到就爬起来化妆的我,一直迷迷瞪瞪的,吃完早饭就在拍摄点的休息区,和基友找了个座,一边迷糊着一边拿手账本记着风梁梗。【。】东哥进来的时候,我和基友正在聊天,基友背对着东哥,没看到。他一进门的时候就四处看,我一抬头就跟东哥对上了眼。他进屋的时候穿着黑色的长款风衣,带着个黑框眼镜,头发随意梳齐,特别有那种年轻大学教授的感觉。东哥真的特别高,我坐在位置上需要仰视他了。周身自带着老干部的气场。我跟他对视之后整个人都僵了,戳了一下我基友然后就扑倒在基友身上打哆嗦……orz 不是怕的,就是……莫名地见到人就犯怂。连带着埋在基友肩上说快看东哥在你后面,声音都是打抖的。


  这就是见真人的第一眼了……有进步,起码,我没跑。不过主要也是因为空间太小跑不了吧【喂 




  第一场戏是东哥和女二在一个类似咖啡厅的地方喝茶聊天的场景。没有我们这群背景板的事儿。几个跟我一样来群演的迷妹都很听话,乖乖的,不拍照不发定位,就远远地看着东哥在那对戏。他的声音辨识度很高,真的是一出声就能听出是他在说话。远远地看到东哥一手拿剧本一手点烟,偶尔抽一口,笑一笑,我和基友简直当场就快化成了一滩水。


  不过没能围观几分钟,场务小哥就招呼我们去宴会厅集合,群演要准备拍戏了。本以为是分不同组的戏份,大概和东哥的会面就止步于此了。我和基友在转移场地的时候,偷偷多瞄了东哥几眼,在心里小小声说了句拜拜。然后就跟大部队去宴会厅了。


  等到了宴会厅,集合,分配完角色和工作,磨磨蹭蹭地也到了中午。放饭的时候我和小伙伴看到油油的盒饭就没领,趁着饭点又摸去了隔壁,远远地又多看了几眼东哥。静悄悄地去又静悄悄地回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啥啦




  吃完饭后群演正式开工,我和基友被狠心地分开,小伙伴作为宴会嘉宾站在人堆里,而我领了个话筒就去伪装小记者了。场记小哥和执行导演简单同我讲了点走位和主要动作,我跟着另一个扛着摄像机的大叔往舞台前站定了位置后,我就开始发呆了。想着没事要和群里的小伙伴聊天,手机还显示在锁屏上呢,被搭戏的大叔看到了,跟我说了一句:“诶,你后面那个人是不是就是屏幕上的这个人啊?”


  我一惊,回头看,东哥就站在离我不足一米的地方,吓得我话筒都要掉了!


  心里面刷过一片弹幕:我了个草啊太帅了啊啊啊啊啊好高啊啊啊啊啊哎呀尼玛怎么就在后面了啊啊啊啊啊我的发型怎么样啊啊啊啊啊基友你在哪儿啊啊啊啊啊天啊快看东哥啊啊啊啊啊他在我后面在我后面在我后面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想我当时的表情一定是很煞笔……= =


  你能想象吗一回头看到穿着一身复古风西装三件套的东哥就在身后!!!特么的!!还在笑!!!啊……作为一个迷妹简直是要昏古气了……


  但我还是一名群演啊!所以,我很快的端正自己的心态,拿出做剪辑时的工作态度,认真的站在我该站的位置上,偶尔才回个头。时不时可以瞄到他看台本,微微弯下腰让化妆老师好补妆。还拿着小镜子整理自己的头毛,捏一捏鼻梁什么的。东哥讲戏的时候小动作很多,很喜欢没事拉一拉衣服,手爱揣口袋里头,放一会又拿出来,讲话的时候一边说一边比划,比划完又继续揣裤兜,来来回回好几次。他是真的高啊。我加上鞋跟估摸着有168了还是得仰视他。整个剧组他是最高的了。导演还笑称他太高了,跟一座山一样,挡镜头23333


  拍戏时候的东哥真的特别认真,很快就能进入角色状态。怎么说呢,借基友的话,就是你看过他镜头里和镜头外的状态,就能察觉这绝对是两个不同的个体。角色和本人,既有关联却又能区分。真的是说不出的棒!他的镜头感很好,每一次拍摄有问题,他都能最早发现,并想好对策。


  记得特别深的一个小事,是执行导演拿着喇叭在台上安排群众演员站位,中间有个位置空出来了,执行导演只说了句“来个人把空位补上。”,大家都面面相觑,东哥很温柔的到一个妹子身边,把妹子领到了空出来的地方,跟她说可以站这里,这个位置比较好。


  还有就是一件事,导演在跟东哥说戏的时候,不知道什么东西掉了,那时候我站的比较远没看清楚,应该是纸巾之类的垃圾吧,东哥默默弯下腰捡起来,就放进口袋里了。


  他的一些小举动,可能对他来说都是些小事吧,可是在我看来真的无比暖,大写的暖!


  老干部没有戏的时候会一直看手机,聊微信什么的。站在他身边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一句“买什么什么东西回去”还有“有没有乖乖的”,大概是在跟嫂子聊天?超温柔的!或许是在问嫂子小爷有没有乖乖听话吧2333


  因为宴会是室内景,拍摄的时候打了4、5盏大灯,特别热。东哥应该是个特别怕热的人。一没有他的戏份就立马脱了西装外套,把衬衫袖子挽起来。于是,就有幸能看到他一直脱外套,撸袖子,穿外套,扣扣子……那动作,那姿态,我已经苏倒在西装裤下了!


  东哥很喜欢抿嘴唇,舔嘴唇。有一场戏,场记在他面前打板子,他就凑上去作势要亲,还嘟嘴!老干部你到底几岁啊233333特别萌!


  对了,我还get到了老干部同款口香糖,蓝色的益达!_(:з」∠)_,吃土迷妹目前买得起的也就只有这个了QAQ


  跟着他一起工作,才能感受到做演员的辛苦。一场戏,成品大概只有不到5分钟,但是要一遍一遍的拍,不同镜头不同角度,有时候要拍好几次,好几条。他们一遍一遍的说台词,作为背景板的我们就要不停地走位走位再走位。有时候一个镜头就要走个五六趟。QvQ真的好辛苦。


  镜头移开的时候,偶尔会瞄到他低头的样子,又一瞬间会感觉到他的疲惫,但是镜头只要一回到他身上,他立马就会拿出最好的状态出来。东哥真的非常棒,非常棒!


  休息的时候老干部其实也没有怎么歇着,抓一把瓜子拿着台本就在休息室继续跟导演讲戏,一边磕瓜子一边讲,手边还放着一杯热茶。他会很认真的研究人物,按自己的理解去把控整个节奏,揣摩人物性格去适当的加入一些小动作,控制台词的节奏等等,只希望能呈现出最好的拍摄效果。拍戏的他真的好苏!超级苏!


  东哥也是会放狠话的。不过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凶啦。有一场戏是几个角色走位一直都不太对,导致一直NG,东哥就佯装生气地说:“不要逼我大庭广众地打人啊!”说完自己就笑了,还哼了一声。大家也都知道他是说笑,女主还逗他说“你来呀”,东哥接了句“小心我连着昨天的份一起打”。实在是太可爱了。


  说来挺糗的,我不是没吃中午饭嘛,又一直没有休息的演小记者,拍到下午的时候真的是撑不住了。其他群演作为宴会嘉宾都可以喝喝饮料吃吃点心,我只能一直走一直采访都没有东西吃QAQ。我后来实在饿得不行,就问场务小哥哥我能不能吃一小块东西。小哥哥跟我说可以呀,宴会上的东西本来就都是可以吃的,不过最好去吃看起来比较多的,像是棉花糖啊,橄榄啊那一类。东西太少怕拍起来不好看。得到小哥哥的许可我就安心了。我在休息的间隙,偷偷拿了一块棉花糖,刚心满意足的塞进嘴里,还没嚼呢,就被另一个妹子拍了肩膀,说东哥在看你。一抬头又跟东哥对视上了。QAQ东哥嘤嘤嘤我真的不是偷吃东西嘤。


  那种感觉简直就像是被班主任逮到做小抄一样,那一刻我真心想上前说:“老师我错了老师我这就去写检讨……”


  _(:з」∠)_


  拍完戏,我们一直默默在休息室外头等东哥忙完。东哥人真的很好,酒店的人员上前求合影求签名都很温柔的答应了。有一个妹子请东哥签“雅思必过”,东哥念了一遍就笑了,还说我写这个不顶用啊你要自己努力啊。大概是拍戏拍了一天有些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还懵懵地问我们雅思是不是优雅的雅思想的思,认真签名的东哥真的是超温柔!!!


  我们目送着他上了路虎。不得不叹一句,车和人真搭啊。 




  字数上3000了……还有好多事……写不出来哈哈哈哈哈不过我会藏在心里一辈子,是不是翻出来舔一舔的。


  跟他一起工作的群演经历绝对是这辈子弥足珍贵的回忆。我要珍藏一辈子。 




  对了,大概是前一天偷吃糖被瞪的那一眼太记忆深刻,第二天跟着小伙伴一起送机的时候……我看到老干部乘扶梯上楼第一反应就是跑……


  等跑了一半我才想我干嘛跑呢……再折回来的时候老干部已经迈着大长腿走远了…… 




  我真是一个……大写的……见东怂!


  不过这两天我不但看到了东哥还和两位可爱的太太进行了面基~人生不要太圆满!所以……这个小插曲,就忽略了吧233333


  七七八八也不知道自己写了啥,蠢死了。就这样吧。




写在最后!重点!东哥真的不胖!特别瘦!头一点都不大!特别高!真的特别帅!身材比例特别好!腿特别长!重点是他真的不胖不胖不胖!头的大小很科学很符合身材比例真的不大!!!


虽然看合影的时候第一眼还是会瞄到他的大头,跟自己比不大但是耐不住还得跟别人比……全剧组最高的个儿和最大的头【我是粉我不黑




上面那句你们都没看到!

【明荣两家日常300集】【断章】愿你被世界温柔对待

Little Story:

【明公馆】


明台挑食,理由也找得天马行空。


 
  


什么青菜是小虫子的家,牛肉是被铁扇公主打死了的牛魔王,猪肉吃了会变成猪八戒,进了肚子的瓜果会打架……


 
  


最后总归是一句“不吃”。


 
  


明楼当然是不愿意明家的孩子这么娇生,奈何明家还是大姐说了算……


 
  


明台不吃,明镜就耐着性子哄他给他换菜,磨了好些日子,才终于摸到了这个小祖宗喜欢吃鱼,于是又变着法子给他做鱼吃,也不管明楼明诚吃得都觉得自己身上有鱼腥味了。


 
  


那日正好明镜出差,交待明楼要照料好两个小的,就动身出门。机会难得,明楼原打算给明诚和自己改善一下伙食,可小东西趴在沙发上跟他撒娇,小小一团,鼻子一抽一抽,倒还真像只小奶猫。明楼一下一下抚着明台的头,小孩子的头发总是软柔,掌心又时不时被这小奶猫蹭着玩,明楼的心也就跟着软柔了,抱歉地看了眼明诚,认命地把脑中的预想菜单划掉,在旁边画上一只叼着鱼的小猫。


 
  


明诚倒是不在意,家里的菜,怎么样他都觉得好吃。


 


在一旁帮忙打下手,瞥见一向无所不能的明楼对着活鱼一筹莫展束手无策,明诚乐得手里的豆角都摘不齐了。明楼回过神,皱眉挑起两根长长短短的豆角瞪他,明诚连忙抿起嘴僵着脖子不敢动,却总压不下嘴角的笑意。
明楼用豆角点了点明诚的鼻子,像是给明诚解了咒。明诚便不忍了,脸上泛着红,粉粉嫩嫩,笑弯了的眉眼带着半大孩童的顽皮,抬手擦去鼻尖上沾着的清水,小声地说,“还说大姐宠明台,大哥还不是一样……”明楼装作没听见,带上家用清洁手套,像在学校里做化学实验一样,小心翼翼地磨刀霍霍向活鱼。


 
  


明诚事后回忆,那时,厨房里是一场腥风血雨……


 
  


一顿饭做得好不容易,明楼把菜捧上来,满心期待地招呼明台来吃饭,不料小祖宗的毛病又犯了,一口不吃。明楼起初还哄了两句,可明台非但不吃,还把明诚喂过去的饭菜推掉在桌上。明楼把筷子重重一放,明台吓得跳下凳子躲到明诚身边。明诚侧身护着他,小声劝他乖乖吃饭,可明台还是埋在他怀里摇头,明诚又抬头看了眼强忍着怒气的明楼,心里有些不安。


“行,不吃就不吃,阿诚你帮我作证,大姐回来,你告诉她,是明台要饿死自己的。”


“……大哥是坏人!”明台年纪小,被宝贝惯了听不得重话,被明楼说得委屈,犟嘴的话都带着哭腔。


好端端的一顿饭就这么糟蹋了,一大一小一模一样的倔脾气,明诚也慌了,不知道该先哄哪一个。


“就知道娇纵,简直胡闹!”


怒意更加清晰,明诚却不太确定自家大哥到底是在生谁的气了。正想着,怀里的明台突然挣脱,明诚一时反应不过来,没拉住,只能随他跑回房间,房门一甩,带着天大的委屈。明诚站起来打算去哄哄,却听见明楼说了一句“阿诚,吃饭”,声音低沉。明诚只好坐下,拿起碗筷,和明楼一起吃饭。如果不是明楼的筷子每次敲到碗碟的声音都有点重,明诚还以为刚才的一切都没发生……


等明诚悄悄溜进明台的房间,已经是四个小时以后的事了。明台软绵绵地窝在床上,见明诚进来,哑哑地叫了声“阿诚哥”,明诚坐到床边一看,果然哭过了,眼睛有点红,侧脸抵着的床单上有浅浅的水迹。


明诚把带进来的饭菜放到桌上,伸手把人拉起来,拉了两下没拉动,又不敢太用力,怕把小东西拉疼了。明台还闹着脾气,小嘴嘟起来,老大不乐意。明诚也不急,学着明楼,一下一下地抚过明台的头发,带着哥哥的模样。等明台也蹭了蹭他,他才开口,“明台不是最喜欢吃鱼吗?怎么又突然不吃了?”


“嗯……因为……它……它长得像梨……”明台支支吾吾了半天,给了明诚一个哭笑不得的理由。


“那你之前吃的鱼,难道长得像苹果?”明诚随口一说,没想到明台一下坐了起来,点了点头。


这居然都能蒙对……


明诚仔细回忆了一下,觉得明台这套“鱼与水果”的理论,大概是指大哥和大姐做的鱼看起来不一样……好吧,大哥的鱼确实是支离破碎了一点……


“明台,你要想好了再回答我,你喜欢吃鱼,到底是因为它好吃,还是因为它像苹果?”明诚问得耐心,明台也乖乖地歪着头,仔仔细细地想问题。


“因为,因为鱼好吃。”


“那它长得像苹果还是长得像梨,会改变它的味道吗?”


“……不会。”


“既然不会,你为什么不愿意吃了呢?”


“……”


“明台,你知道吗?除了味道不会改变,营养不会改变,更重要的是,它想要成为你的养分,化作你的力量,帮助你成长的那份心情,也不会改变。 ”


“……”


“就因为觉得它长得不像苹果,你就讨厌它了,它得多伤心啊……”


“鱼伤心了,也会哭吗?”


“会啊,只是它住在水里,所以你看不见它的眼泪。”


“阿诚哥,我不住在水里,但你也看不到我的眼泪。”明台说完,偷偷地挪了挪,挡住了床单上的水迹。


“对对对,明台真的和鱼一样厉害了。”明诚装作没看见,笑着配合他,伸手把饭菜捧了过来。


热过的饭菜刚好是明台愿意吃的温度,明诚勺起一点米饭,配着明楼挑好的鱼肉,喂给明台。明台肚子空了半天,这会被哄好了,才觉得饿,便乖乖张嘴,一口一口地吃完这顿迟来的晚餐。


“你也住在水里吗?你怎么就知道鱼也会哭啊?”


明诚洗得专注,被明楼突然冒出的声音吓到,手一滑差点就把碗砸了。明楼走过去,给他关了水,明诚把洗好的碗放当一边,没好气地说,“大哥,碗要是砸了,你去买回来!”


明楼翘着手,说,“碗是在你手里砸的,还得我赔?”
明诚把抹布拧干,挂好,转过身来据理力争,“那还不是因为大哥你吓我!无声无息地突然在我背后说话!”


“行了,不和你贫,回答第一个问题。”


“大哥你就是宁可偷听,也不进去哄他。”


“家里已经有两个负责宠了,还要我呀?”


“鱼骨都给剔干净了,这都不算宠?”


“你少扯开话题,第一个问题,正面回答。”


“因为,我也是鱼啊……”明诚低着头,明楼看不清他的表情,“那个时候,我们都是不许哭的,爱哭的孩子不会有人喜欢,也就不会有人愿意领养……”


 
明楼后悔了,不该问的……


“可是,还是会伤心的。被欺负的时候,害怕的时候,痛的时候,都会想哭,忍过一次,忍过两次,忍过三次,总有忍不住的时候,哭出来,被骂得更凶,又更想哭……后来,就有个小朋友教我,如果想哭,就把头埋进水里,这样就不会有人知道我们偷偷流眼泪了,眼睛红了也可以解释成练习闭气练的……顶多被说几句淘气,却可以一直做大家都喜欢的不哭的好孩子……怎么样,我很聪明吧?”
明诚终于抬头,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对上明楼的目光,下意识地回避了一下,才大大方方地迎上去,眼底澄亮,像蕴了一片星。


明楼轻轻地拍了拍明诚的头,轻叹一声,说,“你呀,笨死了。”


后来明诚想,他把眼泪留在水里,明楼却把这一汪水留在心里,也不知道是谁笨死了……




【荣公馆】


荣石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七八点的事了,荣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刷着Ipad,荣树在她旁边,时不时把手机递给她看,荣意看完,眉头又皱了些。


荣石进了客厅,荣意马上走过去,荣石看她眼眶都红了,还有点肿,估计是哭了,心疼不已,连忙搂过她的肩,陪她坐下。


“荣意,怎么了?受委屈了?”不问倒好,一问荣意眼泪又下来了,荣石抽了些纸巾,轻轻地给她印去脸上的泪水。


荣意抽泣着说,“是一霖哥哥委屈。”


荣石转头看向坐在一旁的荣树和索杰,索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荣树则对着楼上挑了挑下巴。


荣石会意,拍了拍荣意的肩,说,“好了,别哭,我去看看。”


荣石进了的房间,发现没开灯。屋外华灯初上,光线透过窗户,把房间的一切都描出了轮廓。隐隐约约,荣石看什么不真切,索性开了灯,这才清晰地看到许一霖,他的许一霖。


也难得他找到这么个空隙,躲在电脑桌和衣柜中间,把自己藏进去,抱膝坐着,头埋在手臂,高高瘦瘦的身子缩成一团。


荣石走过去,蹲下来拍了拍他,说,“许一霖,找到你了。”


许一霖慢慢抬头,大概是在黑暗里待太久了,眼睛还不太适用灯光,半眯着眼,跟前的荣石一分为二,二分为四,看得他都迷糊了,于是又闭起双眼缓了缓神,再睁开,才把荣石看清楚了。


许一霖脸色有些苍白,眼睛倒还好,不像荣意又红又肿,不错,没哭,可表情却比哭还难看。


“在这装什么蘑菇?”


许一霖不回答,只是冲荣石笑了笑。


“还是颗哑巴蘑菇。”


“蘑菇本来就不会说话。”总算被荣石逗乐了,徐一霖开口说话,声音有点虚。


“对,蘑菇还不会吃东西。”荣石握着许一霖的手,意料之中的冰冰凉凉。


荣石手上用了点力,打算把许一霖拉出来,却拉不动。


见荣石瞪着他,许一霖委委屈屈地说,“不是我不配合,脚,脚麻了……”


荣石叹了口气,坐在地上,慢慢地把许一霖的脚放下去。曲腿的时间久,许一霖觉得脚碰一碰都疼,荣石只能等他慢慢适应,再按着他的膝盖,沿着小腿慢慢往下,给他来回按摩双腿。


“很严重吗?”荣石低着头,问得随意。荣石不懂这个圈子,不知道那些无聊的事情为什么会闹起来,有什么值得闹,但看到身边人的反应,多多少少知道问题不简单,更何况这个问题,还是发生在许一霖身上,说不担心,是假的。


“严重。”


“委屈吗?”


“委屈。”


“委屈我们就不奉陪了,先给你出口气,然后你就老老实实呆在我身边,别再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不‘乱七八糟’,你说的‘这些’里面,有我喜欢的职业,我执着的理想,我经历的磨练,我等待的机遇,我追求的荣耀,还有很多喜欢和信任……”


“那现在这又算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里突然就有好多个‘我’,有些是我认识的,有些是我不认识,有些是我不确定认不认识的……”


“被你绕晕了。”


“荣石,你都不怀疑吗?也许你认识的这个‘许一霖’是假的,他们说的才是真的……” 许一霖眨了眨眼,藏了一天的眼泪终究滴了下来。


“不知道你在瞎想什么……”荣石抬头看着许一霖,觉得那双被泪水洗过的眼眸特别亮。


第一个吻在眼角,然后沿着泪痕,在脸颊,在鼻尖,在腮旁,都是苦涩,


“你是哪一个,我就喜欢哪一个;你要都是,我就都喜欢;你要都不是,我就只喜欢你。”


最后的吻,落在唇上,尽是甜蜜。



「断章完」



____________________


愿你,被世界温柔对待。


【明荣两家日常300集】【多CP】我们这一区

亲亲【捂脸】

Little Story:

新学期,新气象,很多熟悉的新朋友要上线啦……

然后…《箭在弦上》Lo主是没有看的,所以剧里的角色,除了荣家这一大家子,估计就没几个会入住3本小区,当然不排除一些偶尔活在台词里的……至于荣家这几位,虽然Lo主没看,但wuli狗儿看了,所以写的时候会咨询狗儿尽量避免人设崩,当然,OOC还是红色预警的………

错误和OOC的是我,和他们没有关系!

现在走,还来得及。

第二章  你好,新朋友

(一)

明诚回到明楼的办公室时,明楼正在休息间的穿衣镜前整理领带,调来调去,还是不太满意,索性解开了领结,重新系一遍。

明诚推门而入,顺手关上,也没管明楼人在哪,喊了声“大哥”就先转到办公间,把手里的资料和公文包拿到自己的位置放好,看了一下教委会今天发布的新学期课程安排,再绕到斜后方,站在明楼的办公桌前,替他摞齐了桌面的书。才刚开学,桌上寥寥几本教材,根本没多乱,但这种已然养成了习惯的动作,明诚下意识就做了。

而另一个习惯,先要端起明楼的杯子。

大家都知道明大教授喜欢喝咖啡,办公室里就放着一台咖啡机,平日里如果安静,隐隐约约总能听见咖啡机研磨豆子发出的声音,伴着春日的和风或者初秋的阳光,甚是惬意。

校园里有句玩笑话,说“闻着咖啡香就能找到明教授”,即便如此,但又鲜少人知道,明大教授为何喜欢喝咖啡。某次终于被人问起,明大教授笑而不语,拿起手边的咖啡闻了闻,顿觉香沁心脾;然后举杯到唇边,浅尝细品,初入口是温热苦涩,再回味是细腻甘醇;最后把杯子稳稳地放回桌面,明大教授想了想,回答刚才的问题,“因为有人喜欢制作,于是就有人喜欢喝。”看着明大教授高深莫测的笑容,问者只当是明大教授又想点出什么经济学原理,不再深究,自然也发觉不出来,明大教授回答的时候,目光早就越过了他,落在了前方假意埋头文书工作的明助教身上,笑意更盛。

你说为什么是假意?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明大教授……

明诚端起杯子,意料之外的重量,掀起杯盖,好吧,一杯热气袅袅品质上乘的,白开水。

宁愿喝白开水都不愿意自己煮咖啡,也不知道这少爷脾性当初一个人出国留学时是怎么熬过来的。
 

学校广播一阵“嗞嗞啦啦”的电流声过后,宣告集会开始的音乐声就通过广播响彻了整个校园。反正也不急,明诚便放下杯子,来到休息间,准备和明楼一起去礼堂,却发现明楼的领带还是没有系好。

其实明大教授不仅没系好,还干脆罢了手。自听到声响知道明诚已经回来,明大教授便没再管过胸前的两根软带子,这下把明诚等来了,就侧着身子往后退了半步,在镜子和自己之间留出些位置,看着明诚侧点了一下头。

明诚从善如流,迈了两步挤进明楼造成自己的空间。

“早知道大哥不忙,我就帮小东西整理一下行李再回来”嘴上这么说着,明诚手上却没停,麻利地给明楼整理好被扯歪的衣领,仔细系起了领带。说起来,明诚系领带的本事还是明楼手把手教的,教会了“徒弟”,“师傅”才懒得动手。

“你敢?你是我的助理,不是他的保姆”明诚刚好打成了领带结,不接话,明楼感觉领带紧了些,瞪了明诚一眼,继续说,“大姐前几天就给他里里外外整理了一遍,你再去帮忙,他这少爷可就真当到学校里来了。”

”不帮忙也该去看看吧,好歹是新学校,适不适应,习不习惯,还缺不缺点什么,你也不关心?“恶作剧得逞,明诚才开始规规矩矩地调整领结高度,想到方才在公寓楼下明台、荣树两个小东西联袂主演的”苦情分别戏“,忍不住笑了出来。

”标准六人间学生宿舍硬是给调到双人公寓,还把不同系的荣树安排过去一起住,我都关心到校长快不待见我了“明楼声音稍微大了些,明诚的手贴得近,感觉到明楼说这话时胸腔都是抖的。

”还不都一样是学生宿舍,住得好些他也会乖一点“明诚替小弟说着好话,深知自家大哥对着小弟永远是口严心慈。

”但愿如此“明楼被惹出来的一把无名火从家里烧到学校,明诚一句两句也熄得差不多了,还剩一点,大概是乐于听明诚的柔声细语,始终不肯消下去。

”明台聪明又懂事,在家有大姐看着,在学校有你明大教授管着,还能出什么幺蛾子吗?“明诚把系好的领带一点一点塞回明楼的西装马甲里,合并手指,掌心贴着衣服,轻轻扫平褶皱。

衣服渐渐齐整,快大功告成了,手却突然被抓住。

“别扫了,心都扫热了……胆子是什么时候养肥的?”明楼的声音自耳边传来,低沉沙哑,内含一份隐忍,外透一点灼热。明诚抬眼,对上明楼过于炙热的视线,表情无辜,眼底闪过一丝狡黠,像一只成功偷腥的小野猫。

被警告的【小野猫】挺背后仰,学着温顺的家猫,听话地退出危险范围,然而腰上传来的力度提醒着他,越了雷池,哪是想退就能退的。

“大哥”,挽在腰上的手再紧了紧,明诚彻底受制于人。

收起目光,眼帘低垂,明楼转了转手腕,换了个方式再次握上,四指抵着掌心,托起明诚的手引向自己,尔后,一吻落在手背,再一吻落在指背,轻柔如蝴蝶恋花,月映清泉。

“错了”明楼抬眼望向明诚,方才的炙热只一瞬便化成深情,虔诚得不掺一丝杂质。

明楼的手与眼,话与情,力量与温度,交织成一张铺天盖地的网,明诚知道自己困在里面,无法挣脱,也不想挣脱,天底下还有哪个地方,会比明楼的怀中,更让他安心。

“先生”抵上明楼的唇的前一秒,明诚轻唤,来不及收回的笑意全留在这一个短兵相接浅尝辄止的吻里。分开的时候,明诚眼里尽是得意,和那年第一次拿着满分考卷跑进明楼的房间时一样。不似明台会撒娇讨要奖励,彼时年纪还小的明诚只会小心翼翼又满是希冀地喊“哥哥”,踮着脚把考卷递了过去,等着收获明楼一个满意的笑容,宛如一份最大的奖赏。

“我有说你答对了吗?”

感觉到明楼的呼吸离自己又近了些,拂过脸颊的时候,引起一阵酥麻,明诚也不躲,微仰起脸迎上去,透过双眼,让明楼看进他的心底。无论奖赏抑或惩罚,无论是一个如兄如父的微笑还是一个绵长辗转的深吻,只要是明楼给予的,明诚甘之如饴。

“答得不对吗?”在明楼的眸里看见了自己,明诚又笑得得意了些。

“……对”

………………

(TBC)

————————————————————————————

“校长,大一新生已经集合得差不多了……可是,明教授还没到……”

“……把校歌再播一遍吧”

校长莫方!明大教授还有十五秒到达大会现场……(明助教:“哦?你说了算?”)

好吧,您说了算ToT

写来写了去写不完,工作忙成狗的本居委会主任心里苦啊……

第二章还没完,新朋友还没上线,今天争取补完……吧……